这部纪录片让人泪目,还引来寻找志愿军烈士下落的老夫妻

文章来源:团宁波市海曙区委作者:团宁波市海曙区委 发布时间:2021年09月06日 点击数: 字体:
“我今年已经86岁了,我不想在走之前还留下遗憾。我想知道我的堂兄究竟埋在哪里?”9月5日下午,家住华严街的洪珠娣和老伴顶着火热的太阳,来到宁波影都4号放映厅,这里正在播放一部纪录片——《1950,他们正年轻》。
当天,海曙团区委携海曙区志愿者协会,邀请部分志愿军老兵、志愿军烈士家属观看这部纪录片。很多市民也闻讯赶来,其中不少还带着孩子。洪珠娣就是听人说起有这么一场活动,特意赶来咨询的。
“我马上回去查找资料,不过难度有点大。老人连堂兄的名字都记不清了,线索太少了。”海曙区志愿者协会副秘书长、“我为烈士来寻亲”志愿项目负责人孙嘉怿说。
女儿至今仍没找到父亲的陵墓
在影片《1950,他们正年轻》中,志愿军老战士首登大银幕,讲诉当年的战火青春故事。观众们看得很入迷,有的甚至泛起了泪花。
“当年我父亲是瞒着家里人去参加志愿军的。”烈士陈忠根的女儿、73岁的陈荷珍说,父亲借口去读书,和村里的好几个小伙伴匆匆离开。1951年9月中旬,牺牲在了朝鲜战场。“一起参军的邻居叔叔说,父亲在一次阻击战时被敌机的炸弹炸伤,他把被炸出的肠子塞回肚子,再次冲锋。最后,因伤势过重倒下,再也没起来。”
更让陈荷珍伤心的是,到现在为止,她还是没能找到父亲的陵墓。而且,匆匆离开的父亲也没留下一张照片。去年,在孙嘉怿的帮助下,根据她姑姑的照片和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,为她父亲陈忠根画了一幅像。“看到过我父亲的长辈说,画得还是挺像的。”
这次来观看《1950,他们正年轻》,也让陈荷珍想到了自己的童年。“父亲牺牲时,我才1岁多,当时家里真的太困难了。”陈荷珍说,这部纪录片告诉大家,战争真的很残酷。“很多烈士和我父亲一样都很年轻,真的很可惜。但正是因为他们的牺牲,才有了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。”
现在,陈荷珍在社区做志愿者,女儿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“我教育她们,要像外公一样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
牺牲后家人才收到他从朝鲜寄的信
和陈忠根一样,毛阿根烈士也是以到宁波读书为借口,报名参加志愿军的。“我以为我的大伯只存在我的记忆里,但今天的这部纪录片,让我走进了大伯的那个年代,真正认识了大伯。”毛阿根的侄女毛海英说。
毛阿根跨过鸭绿江的时候,才20岁。“他是个后勤文员。听父亲说,他工作的山洞被敌机炸了,大伯没能逃出来。”毛阿根牺牲的通知书发到家里后,爷爷奶奶才知道大伯去了朝鲜。
“其实,爷爷奶奶曾经到宁波找过大伯,但没有找到。不过,两位老人也没往坏处多想。”收到通知书后,爷爷奶奶大病一场。之后,他们还收到了毛阿根从朝鲜寄来的一封信,信里夹有一张大伯的照片。奶奶46岁时,才生下了毛海英的爸爸。
多年来,家里人一直在默默寻找毛阿根的安葬地点,但一直没有找到。直到联系上了孙嘉怿,孙嘉怿查找资料后发现毛阿根长眠在了朝鲜的一个志愿军烈士陵园。“等到疫情结束,我一定要为大伯扫墓。”毛海英说。
她不想在走之前留下遗憾
当天下午两点多,4号放映厅还来了一对互相搀扶的耄耋老人。志愿者迎上去询问,妻子一直重复着:“我的哥哥牺牲在朝鲜!我的哥哥牺牲在朝鲜!”
原来,这对老夫妻是专程来看这部纪录片的。志愿者详细询问才知道,妻子名叫洪珠娣,今年已经86岁。她的堂哥牺牲在了朝鲜战场上,他们很想念他。“我只记得,我堂兄是在战壕潜伏时被敌人狙击手击中牺牲的。”
多年来,老人一直在寻找堂兄的遗骸安葬地点。“堂兄是镇海人。我年纪大了,怎么也想不起堂兄的名字。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找找,我不想留下遗憾。”老人这样请求孙嘉怿。孙嘉怿也表示,虽然难度很大,但她一定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查找资料和各种线索。
和三位烈士相比,87岁的志愿军老兵邵振国自称很幸运。“观看的时候,我仿佛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,回到了年轻的战友们身边。”
今年87岁高龄的邵振国,是中国人民志愿军20军60师178团高机连战士。赴朝鲜参战时,他年仅16岁。“那时候,我们每个人负重三十公斤,每天白天休整,晚上行军。最长的一次,一夜行军40公里。”条件虽然艰苦,但邵振国说,“我是中华民族的子孙,国家需要我,我必须挺身而出。”
要让孩子知道幸福生活来之不易
当天,还有不少市民来观看这部纪录片,他们中的很多人希望通过观影来了解这段历史。
41岁的高海泓是一家金融服务企业的员工。为了来观看这部纪录片,他还特意找了出件印有“中国人民志愿军”字样的T恤衫。“我的偶像是保家卫国的军人。”
“对很多孩子来说,抗美援朝是一件年代久远的事。”高海泓说,要让年轻一代了解战争的残酷,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国家经历过哪些苦难。
和高海泓一样,带着6岁儿子一起来的胡聪聪也认为,要让孩子了解这段历史。“让他们知道,是这些革命先烈经历了这些苦难,才能有我们现在这么幸福的生活。”
黄妍丽是“我为烈士来寻亲”志愿项目的志愿者。在杭州工作的她,当天特意赶到宁波来为观影的志愿军老兵和烈士家属服务。“刚开始接触‘我为烈士来寻亲’项目的时候,我凭热情做着力所能及的服务。现在,让我继续做下去的是一种责任。”黄妍丽说,寻找烈士亲人,就像这部纪录片一样,是为了让大家不要忘记这段历史,不要忘记这些人。